茶瘾鬼

是两个人。

◆BT and YD主页◆
企划相关请移步tag。
常用tag:BT and YD/福莱克学院/魔的巢/World Juice。

同人创作:OK,K.O!Let's be heroes!/ 阿松

会产的cp:all oso/ osokara

爬墙很快。


◆文笔很烂
◆cp瑞伦,安布,依艾
◆设定是布16岁,安15岁
◆有点意识流
◆文名出自「心脏」这首歌。

「向心脏刺入爱」(1)

-
      布朗尼.瑞里一大早是被热醒的,意识还未完全清晰,几缕茶发黏答答的贴在后颈和额头上。床单皱巴巴带着几处可疑的水渍,被子已经卷成一团被他给踢到床脚了,明明没有阳光直射到身上却全身燥热不已,不知是否是夏天空气沉闷的缘故,布朗尼只觉得有无形的手扼住脖子而透不过气。福莱克没有暑假一说,校方也没有经费给宿舍装空调,几百个学生就是盖着条终年不换的夏热冬寒的薄棉被睡觉的,有怨言的人似乎都被那个前不良的学生会长——似乎是叫艾薇斯的给武力镇压了,明明是一副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样,揍起人来却是拳拳到肉。凌厉不失速度的出拳,简洁不失威严的毒话,与那位校长甚有几分相似。他想着,窒息的感觉又加深一步。……反正再睡下去也只会更加难受。
      布朗尼本想抬手,这样普通的动作做得十分困难,手上似乎被什么湿热又沉重的物体压着,手肘抬到一半又因压力而坠在床上,这下他完全清醒了,全身的感官都苏醒过来,烦躁与呼吸困难感一并涌上,他不适的扭动几下头部,下巴却磕到了什么毛绒绒的东西,蹭着有些瘙痒。什么玩意——?布朗尼眉头一皱终于睁开眼,翠绿的瞳还带着雾气,余光只掠到一抹金色,暖暖的,像是太阳。

    【求助】早上醒来,小我四岁的学弟抱着自己睡了一晚

      布朗尼黑着脸在校园论坛上打出一串字,多伦多还保持着八爪鱼的姿势抱着布朗尼睡得安稳,莹白的手臂勒住布朗尼的喉颈,大腿架着大腿,两具血躯紧紧相贴。
      这臭小子什么时候爬上他的床的??
      他挣扎起来,因为舍友抱着自己睡觉抱得太紧而被勒死,这种下地狱的方法太过新颖太过奇葩连布朗尼这样严肃的人都要忍不住为自己哭起来了,更何况他也不想这样的情况被爱恩看到,那个喜欢吃醋的恋人闹起别扭来简直和照顾巨婴一样麻烦。但是多伦多此刻长了吸盘似的缠在他身上不放,不管如何推搡也没有松动或醒来的迹象,明明同是魔法系的人类,怎么个个都比他力气大…
      本身就因为天气炎热而一肚子闷气的布朗尼本想着直接小腿发力把身上的小个子踹下床,金发小鬼像是感受到危机一般发出一声梦呓后稍稍松开了手脚,浓密睫毛薄翼般颤了颤,顺着眼皮往下看他注意到那道深深的黑眼圈,藏在睫毛阴影下与小鬼向来比常人白皙的皮肤形成反差,这才想起多伦多为了完成期末考的召唤法阵忙了有一个星期,每天不是泡在法阵室就是待在图书馆,恐怕最近每晚都是扑倒在满是灰尘的资料里睡去的。那么晚上好不容易回趟宿舍,困倦中躺错了床也是情有可原。这么一想布朗尼抬起的脚又缩了回去。——可这么抱着也不是个办法,难道他必须要等多伦多一觉睡到大中午才能起来?虽然他早上没课也不急着早起…布朗尼隐约感到多伦多枕着的自己那只手臂已经在发麻,他瞄了眼淡淡发光的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正好从四点五十九分跳到了五点整,在夏天这个时候外面已经蒙蒙亮了,光线被窗帘尽然挡去,图案是浅绿底的小黄鸭——多伦多也就从刚入学笑到现在吧,三年时间,不是很多。
      …个屁啊!那张忍笑的嘲讽脸太过欠揍真想一记冰冻魔法把这幅表情永远存下来!布朗尼嘴角向上抽了抽,还是极有素质地忍住了暴打一顿旁边那个人的想法。不过说到魔法…他的绿眸亮了亮又暗下去。
      这就又要怪那个学生会长了:学校宿舍里不准使用瞬移魔法和交换魔法。少女干净的声线伴着学生的狼哭鬼嚎在大礼堂回荡。美名曰“防止某些学生因这些魔法而日渐懒惰成习”布朗尼倒是暗自窃喜着终于不用大清早敲着爱恩的宿舍门,边忍受学生的注目礼边问候他家各代祖宗。说来到挺戏剧性,会长话语间顿了顿,特意点名多伦多,像是知道那小子的异能用途一般,警告同时还向他们那边投去眼刀,隔着十几米距离都能感受到她那股凶狠劲…但布朗尼和多伦当舍友三年就还未听他提起过学生会长的事,刚入学那会小鬼头皮得很,仗着自己是个魔法天才每每逃课,布朗尼那时还是个书呆子,日夜研究回复魔法两耳不闻窗外事,被多伦多当成偶像的不良头头艾薇斯突然从良还当上了学生会长,因而放弃当小混混这件事还是从爱恩那听来的,虽然很想借此挖苦多伦多一番,看他从未提过这事想来是真的大受打击,便也不提了。
      再回到现在,唯一的挣脱方法被禁止,布朗尼不是不敢违反规定,而且这样的情况也会从轻发落,偏偏学生会为了防范而加上了禁令,施法的是个快毕业的老前辈,眉眼与爱恩有几分相似,同是绿发,远远看去布朗尼还以为是老安德烈又一个风流史留下的种,后来才知道他是有名的赏金家族的三男,在福莱克名气挺大,好像是姓的萨拉瓦尼,其魔法强度连多伦多都被压制而使不出瞬移来。布朗尼的反抗心理已经快磨尽了,抱着抱就抱吧反正不会少块肉的心态躺在床上。要是等我上课他还不醒,一定把这臭小鬼踹下床。生无可恋的茶发魔法使暗自发誓。
-
      艾薇斯.蒂森会长连打了几个喷嚏,手中的魔法阵随着身体抖了抖,几撮白色的绒毛掉在地上,换毛期——半兽人就是这点最为麻烦,每天都要清理黏在床单的狐狸毛发。栗发的少女揉揉鼻子暗自埋怨着:她本可以用这些时间处理更多的文件,像是把依安的几十张双皮奶购买许可请求单扔到垃圾桶之类。她并不知道在隔壁宿舍楼的某个魔法系学生是她打喷嚏的真正原因,当然也不知道那人正在何等困窘的境地中。艾薇斯头顶毛绒绒的狐耳抖了抖(因为这动作又掉下些毛来),魔法阵已经将白净被褥上的绒毛吸尽,按照会长大人给自己严格定制的时间表来看,接下来是到食堂吃完早餐后再去实战室晨练。
      艾薇斯从上铺爬下,脚踩着木板发出一阵咯吱声,下铺的羽幻柔肯定是不会被这种声音吵醒,粉毛的波斯猫正舒服的翻了个身,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停下来蹭了蹭,口水从猫嘴淌下。
      大概是梦见了小鱼干。艾薇斯想。
      夏洛克已经起床了,万年不变的黑眼圈衬着苍白的皮肤很容易让人怀疑她根本就没睡,只有她的三位室友再加上一个依安才知道那不过是蝠族的外貌特性,少女手指快速敲击屏幕打出一串文字(外出时发现的另一个科技时代的产品,方便携带的体积让它很快取代了上一个的位置),依旧一副平淡的表情但黑瞳里少见的燃起了什么般。

       屏幕上是几个大字:学弟抱着自己睡了一晚,之类的。

      原来夏洛克喜欢这好?

-TBC-

评论